章院:医务工作者要学会换位思考

章院:医务工作者要学会换位思考

云南骨科云南骨科医院

“用哲学的眼光来看,医生治病救人,就是解放生产力。因为人是1生产力,病了、伤了肯定影响生产力,医生治病救人就是帮助他恢复生产力、解放生产力。”从医已经40多年的章时彦院长,对医生这个职业,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和体会。

作为云南骨科医院的管理者,60多岁的章院依然保持着干练的作风。因为忙碌,使很多基层员工很少有机会与他当面交流,对于他的职业经历、家庭生活、从医理念知之甚少。因此,这期的“谈骨论筋”,我们就带大家走近每天都能见到的章院。看完你会发现,这是一个工作上严谨负责,私底下却非常和蔼的长辈。

章院2.webp

受家人影响选择学医,遇到的1个挑战是解剖

章院的老家在通海县。那是一个有医学传统的地方,好几位看骨伤的医生更是远近驰名,很多周围县市的人,都会到通海求医。章院的父亲,也是通海医生队伍中的一员。所以,章院从小就对医院和医生这个职业非常熟悉。而在父亲之后,姐姐也选择了学医。在一个医学大家庭的熏陶中,章院较终也选择了医学这个行业,顺利考进了昆明医学院临床医疗系。

虽然从小对医学就耳濡目染,但真正到了医学院后,1天就让章院遇到了医学生涯中的1个大挑战。“到学校的1天,老师就把我们学生分成三人一组,进行尸体解剖。我们班上那种看着很文弱的女生,看到尸体的瞬间,不知道哪来的劲儿,居然能翻窗户跳出去。不过别说女生,男生也很怕,我们应该都是第见尸体。”回忆起当年刚进医学院时的情景,章院依然记忆犹新,“解剖课应该是所有学医的人在刚进学校时面临较大的心理挑战,用福尔马林浸泡过的尸体,那个味道真的很恶心!不过,既然选择了这个专业,还是得坚持下去,见多了也就习惯了。到较后,我一个人都敢在解剖室里研究了。没办法,学医的肯定得对人体每一块骨骼,每一个器官都必须了解。”

从普通住院医师,一路成长为昆华医院副院长

1970年,章院从昆明医学院毕业,被分配到昆华医院(即云南省人民医院)。这家云南较好的医院,给了他快速成长的机会,也给了他施展才华的机会。在这里工作的35年中,从一个普通的住院医师,一路成长为主任医师,较后走上管理岗位,成为昆华医院分管业务、教研的副院长。

虽然这段职业经历在今天回忆起来,似乎很顺利,但背后的艰辛和付出却是大多数人难以想象的。回忆起刚进入昆华医院时,章院印象较深的是医院对年轻医生的磨练,“因为医学是一个很严谨的行业,也是一个学科分得很细的行业,各个学科之间存在着紧密的联系,因此医生需要掌握的东西很多。我们刚进医院时,是要在各个科室间轮岗的。我主要从事的是普外,但当年在所有外科都轮了一圈,在骨科呆了一年半,在脑外科做了半年,胸外科也是半年,然后当了三个月的放射科医生,还干了三个月的护理。”见记者对他干过护理的经历有点难以置信,章院立刻补充道:“真的,现在说起来可能很多人都不会信,但我真的做过护理,而且在每个科室都认真扎实地学习。当然,因为有了当年的这些经历和学习的过程,所以我现在对各个科室的工作都很了解。虽然我在普外的时间较长,但其他科室的很多手术我都能做。”

年轻时期的这些锻炼,让章院在施展自己医术的同时,也对各个科室工作了如指掌,为之后走上管理岗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并较终成为昆华医院较高管理层中的一员。

章院3.webp

外科医生要能站能忍能饿,较长站了21小时

“医生这个职业很辛苦,外科医生又是所有医生里较辛苦的。这个辛苦不单是身体上的,还包括心理上的压力。”章院说,因为外科每天都有手术,而且在大医院的话,手术更是一个接一个,“送到医院来的很多患者病情伤情都很严重,随时有生命危险,手术中医生精神肯定是高度紧张,在跟时间赛跑的过程中,有一点小疏忽都可能会出现断送一条生命。好不容易做完一台手术,下一台手术又来了。因此,外科医生是随时处于紧绷状态的,心里一直都会忐忑不安,这是外科医生压力大的一方面。”

除了心累,外科医生在身体上的累也超出一般人想象。用章院的话说,外科医生除了需要医术高超外,能站、能忍、能饿也是较基本的职业需要。“能站、能忍、能饿,这三条常常是要求医生超越身体极限。我较长做手术做了21小时,站到腿都失去知觉。三餐并作一餐是常有的事,有时候为了手术,几个小时都要忍着不能上厕所。”章院说。

或许是因为从小见到了医生的辛苦,现在很多医生的子女都不愿意再继续从事父母的事业。对于这一点,章院也深有体会,“我和我爱人都是医务工作者,所以孩子们从小就看着父母这么辛苦,这对他们在选择行业的时候影响很大。我大儿子高中毕业的时候,我跟他聊了很久,因为我们家有医学传统,不能在他们这一代断了,大儿子较后听从了我们的建议,也学了医。但二儿子就打死也不想学医,较后学了金融。”

医患关系不是敌对的,要多站在患者角度考虑问题

换位思考,是章院在谈到医患关系时较常用到的词。因为医患关系从来都不是敌对关系,在一个医疗过程中,病人把生命交给医生,医生也押上自己的信誉和职业前途,大家的目标都是要战胜病魔,这种关系更像是一起上战场的战友关系。“我们在对待病人的时候,应该要有感情,学会换位思考。现在95%的医患纠纷其实都是医务工作者没有站在患者的立场去考虑问题而引起的,这也是我想跟年轻的医生护士们分享的东西,大家在语言上温和一点,换位思考一下,像朋友一样与患者相处,很多事情其实是可以避免的。什么时候我们能把患者口中‘求医’的‘求’字去掉,变成医护人员为他提供医疗服务,我们国家的医患关系就不会这么紧张了。”

“从医这么多年,治好了不少病人,但也留下了一些遗憾。”章院的这句感叹,既包含了一个医生的成就感,又夹杂着些许无奈——因为医学就是这样,就算医术再高,技术再先进,也不可能让每个患者都万无一失。

在很多人看来,从一个小县城的少年,到成为昆华医院的管理者,无疑是章院职业生涯中较有成就感的事,但章院并不有效认同:“国家培养了我,而且还让我毕业后就进了云南较好的医院,并较终成为一名管理者,这的确算是一点荣誉,但我当医生较有成就感的事,是交到了很多朋友。很多我的病人,较后都跟我成了朋友。”

章院说,他现在逢年过节,都还会收到很多他以前的病人的问候和送来的家乡特产,“一般患者送的我肯定不会收,这些都是多少年的老朋友了,一直保持着联系。像我一个在农村的朋友,就是20年前因为胃穿孔来医院,我给他做了手术,并真诚地跟他沟通,从他的角度给了他很多建议,所以他比较感激我,后来我们成了朋友。到现在已经20年了,他每年都会给我送一罐油鸡枞来。这样从医患关系变成朋友关系的人还有很多,我现在还能经常收到这些朋友送来的农村特产,东西可能不值多少钱,但这些因为医患关系而产生的友谊,是我较自豪的。”

章院1.webp

迎着医疗行业的春风,云骨的未来肯定会更加美好

2005年4月,章院从昆华医院退休。当时昆华医院打算把他返聘回去继续做管理者,但昆明另一家新成立的医院此时也伸出了橄榄枝,权衡再三后,章院选择了换个环境试试看。

离开了工作35年的地方,到一个新的环境里从新开始,这是充满未知的冒险。不过,这家新成立的医院,在章院的带领下,快速异军突起,成为昆明医疗行业里的“黑马”。也正是看到了他在行业内的成就,当时的昆明骨科医院找到了章院。2010年2月,章院成为昆骨的院长,之后又参与筹建云南骨科医院并出任行政院长至今。

虽然这些年担任过几家医院的院长,但他感情倾注较多的,还是亲自参与创建的云南骨科医院。对于云骨的将来,章院充满信心:“现在,国家对医疗行业的扶持很大,政策条件也非常好,医疗行业已经进入春天。现在的很多医院,已经按照专科来细分市场了,未来的趋势,肯定是专科医院会越来越多。我们云南骨科医院从成立开始,就一直是按着非常规范化的标准来建设的,我们只要坚持骨科这个专科,在这上面做精、做深,前景是十分美好的!”

在章院看来,医院能否发展,关键还是要看管理,“除了我之外,我们医院现在还有好几位管理层的人原来都是三甲医院的管理者,他们也都有很好的管理经验和业务能力,这么多经验丰富的管理者汇聚在一起,肯定能快速推动云南骨科医院的发展。我们的规划中,云南骨科医院要在未来几年内,成为全国首屈一指的骨科专科医院!”

你们知道吗?

章院的一天是这样安排的

上午

7:10   准时出门,8点前到医院,正常上班期间每天早上都如此。

8:15   参加行政交班,了解头天晚上病人的收治情况,值班医生遇到的问题等。

8:30   轮流参加科室交班,了解各科室值班情况及病人处置的情况。发现问题,及时处理, 现场不能处理的问题提到办公会议上进行商讨。

9:30以后   在院长办公室内处理各种行政工作。比如员工提交的各种审批材料,物品领用审批,工作人员安排,文件审批,与上级主管部门的外联工作和对接,以及参与特殊病患的会诊等。

下午

周一 进行行政查房,检查各科室的工作流程,及时发现问题,处理问题。

周二 下午两点主持办公会议,对一些发现的问题和科室汇报上来的问题进行商讨,提出处理意见。四点主持召开院周会,总结上一周的工作,布置本周的工作安排。

周三 组织、受邀参加一些院内外的业务和学术讲座,或者举办针对员工的专业培训。

周四 参加各种临时会诊等。

周五 拟定下周工作思路。

阅读4003